必须学会写作文
也青/安雷/脆皮组

记个梦啊

他的右手是潦草处理的注射器,脸上笑容灿烂,苍白的病态和鲜红的血液呈鲜红对比。周身是肮脏的粪便糊墙,凌乱的血手印,黑黝黝的苍蝇,浑浊的空气,酸涩的腥臭味。

“我一定会活下去的。”

他冲我笑着,眼里似有阳光。

他的父亲刚刚失业——从家财万贯的富二代到濒临破产的无业游民。

我本想去探望他,可不巧碰上了医闹。

一个母亲在找她的女儿——她这么祈求我,大概仅有你的一半儿高,不扎小辫,穿白衣服……是个白血病患者,请让她在医院后街的树下等她。

别人好像看不见她的无助,我默默应下了。

这样极其美丽的母亲,面容姣好,好似一位曾风靡一时的港星。

打算绕路的我,下了楼梯。偏偏被莫名其妙的东西绊倒。抬头向上看,却听到下方传来了银铃般咯咯地笑声。

哎呀,好笨呢,你是第几个人了,就知道往回路去看。

按下心头焦躁和恼怒,沉声道:嗯……白裙披散发,小姑娘,你的母亲在找你。

你能抓到我,便跟你去。

那抹白随即消失在粗壮的石柱后。

我追上去,小姑娘正蹲在一棵树下,用手刨挖着土地。

“你在做什么?为什么引我到这来?”

“姐姐,我挖不动,你能帮我吗?”

“……”

突然看她面熟,我俯下身来,拨开松软湿润的土壤,提出了一架……精致且看上去就昂贵的飞机模型。

小姑娘头埋在腿里,发出尖叫。依稀中,她的黑发变得稀少和模糊。

“你的母亲在那边。”

看到了妇人,我给她指了指。

“请你,把这个给我哥哥。这个模型,应该能卖些钱……”

她跟着母亲离开了。


“叔,我刚见到了令媛。这个飞机模型,好像可以为他凑出医药费。”

这个苍老的中年男人正在歪扭的桌前吃着便宜的泡面。他的肾脏被用于还债,整个人显得颓废无比,特别是失去了希望的灰色眼睛。

“是吗。”

他没有作出太大反应。

“您竟然还有个女儿。”

“已经没有了。她在三年前,因白血病去世了。和她母亲前后脚走的。我对不起她们。”

“那刚才……这飞机?”

“是犬子送给她的生日礼物。她不会玩,跟哥哥赌气,就埋到了树下。

大概,是想尽一点力救救他吧,可惜呀,远远不够。……她们还好吗?”

“……嗯,作为徘徊的灵魂,除了担心你们,应该是平淡快乐的吧。

您一定要振作。”

“哈哈,孩子,这个决定权已经不在我手中了。我把儿子送到那么恶劣的地方,也不过是为了祈求某个人能看他可怜收留他,或者施舍些钱给他清创。……我对不起他。”

“您仍不肯接受我们的救助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脚下的大猫横躺的舒适,舔得干干净净的碗盆在一边安静地放置着。

“叔,我与他朋友一场,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去。”



后面醒了







评论

© z_z思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