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须学会写作文
也青/安雷/脆皮组

【也青】过个冬至

1.吃个馄饨

2.睡个懒觉

3.过个冬至

首先,将自个儿捋顺了才能给人顺毛。

其实事儿特简单,搁到人生中就像挑出馄饨汤里的香菜一样,一筷子一撩,开始即结束,干净利落,瞬时完成。

昨天冬至,他本来计划的很好,想着赶着这个吉利的日子,在昏暗的客厅里,宁静的月光下,桌上搁几支红烛,手边站几杯好酒,电视机再重播下罗天大醮的现场,面前摊上盘大猪肉韭菜饺子,油香肆意,浪漫至极,顺势告个白,天时地利人和,还不是马到成功。虽然词儿还没想好,但是耳濡目染了诸葛青的撩妹作为,应当也能学上三分。

可等他皮儿都要赶完了,狐狸又打电话来,说想品尝老北京最老牌的火锅店——东来顺。美名其曰偶遇了一个漂亮的小姐姐给他当导游,特意推荐的。

王也嘘他,跑哪玩儿了,还能捞着免费的导游。

那边回,不免费呀,我在故宫旁边遇着的,刚刚请她吃了甜点。怎么能叫女孩子白白出力呢。

然后又一阵陌生的,银铃般的笑声。诸葛青夸她可爱,自顾自聊了起来。

“……”

王也心头突然闷闷,手下擀面杖不停,饺子皮却越来越不圆。他特烦生活规律(譬如逢年过节吃饺子这样的)被打破的感觉,加之刚才的笑,一赌气,随口便答:

“行啊,我带你去最正宗的地方。一会发你地点。”

那边似乎一顿,回复的轻快“……行,就等你信息啦。”

随即扣了电话。

完了完了,盯着黑掉的屏幕,王也想,他的潜意识已经完全优于自身的理智和情绪在放纵那人了。

 

大概是下午六点,王也准时到达了老店门口,捞到了在外头徒步游一天的诸葛青。诸葛青当时正缩着脖子站在路边,十只葱玉指尖发红,正罩住嘴巴呵气。

王也一只手扣住他的肩膀,将这浪子押进店里。他皱着眉在诸葛青后脑勺问,“你咋不进去,这么盼我?”

“……你看里边都是抱着团在一块搓的,我自个进去不是很尴尬,你不知道人生第二大寂寞的事情就是‘一个人吃火锅’,忍心让我平白受这苦楚?”受到热气的洗礼,诸葛青被冻得僵硬的躯干似乎都软了下来,对尬撩对答如流。

一楼人声鼎沸,烟酒茶气混杂,碰杯声此起彼伏,肉香和暖气充斥鼻腔,大鱼大肉上天入地,几处杯盘狼藉,几处行着酒令,唱的正欢。

可这热闹的气氛在心情微妙的王也看来总归一个字:噪!

这可怎么告白?除了冬至,想凑个良辰吉日,也就除夕春节最近最吉利,难道还得等到那时候再表?陷入思维定势的王也困惑不已,瞧见现代化产物电梯,顿时眉头舒展,如武陵人出峡谷豁然开朗。

“行行行,”王也看他自在起来,没问第一大寂寞是什么,放开他,“但你还是得先在厅里等我,我去定个包间。”

“哇!土豪,两个人还在包间吃。”

诸葛青眯眯眼笑起来,白皙的脸红扑扑,两臂抱胸,歪歪头,作乖巧状在原地站住直直地瞧他。

王也去到柜台签字,余光瞥见那眉眼弯弯的人,心想,今天要是拿不下你,我就……被你拿下吧。

 

包间风格整体清雅,稍微慰藉了焦虑得很的王也。他的腹稿在上电梯的时候打的一塌糊涂,现今说话估计都串不住语法。好在诸葛青也没跟他聊,就兴奋地在那圆桌对过热情地咨询服务生小姐各种东来顺火锅特色,一边在菜单上圈圈画画,勾勾相中的菜。

王也在主位,诸葛青靠门,遥遥相隔了一个直径,对于完满的圆来说,是点与点最远的距离。

王也面上百无聊赖,实际大脑飞速运转,像是用平行思维解导数题一样,多条思路并驾齐驱:一会吃什么,告白怎么说,吃羊肉还是牛肉,这壁纸不孬啊多少钱回头买个贴家里,什么时候时机说才好呢,东来顺的麻汁儿特别有名一会不能忘了要,青这家伙脸真的不赖……

“……你喜欢吗?”

王也突然紧张:“喜欢!”

诸葛青瞧见他激动,“那不行,我不吃辣。”

王也一时舌根发苦,他想起来铜火锅只有一圈,不适合做鸳鸯锅,“……那就不要辣,我可以在料里加。”
膨胀的心脏像被聚拢的线缠绕起来,被迫一点一点泄气。

他侧趴到整理的桌上,手肘把桌布搓出凌乱的条纹。另一手转起勺,在湿润的盘里画了一圈又一圈。

然后,服务生退开,出了包间。王也突然坐直,下定了决心似的,腾地站起来,隔着巨大的圆桌,沉着地,定定地看向诸葛青,“老青啊……”

诸葛青立刻作出反应,摊在椅上,恍惚地看着素雅的吊灯轻轻开口:“别说,别说。”

王也无声地坐下,手指敲打桌面,“我就想问问,你什么时候回去。你弟弟的电话都打到我这来了……”

诸葛青把头转正,保持着倚靠的动作,静静地看向他:“今天就走啊,晚上的机票,这不抓紧来吃东来顺了么。”
然后又抬头看向天花板,语气很轻,我不知道诸葛白怎么拿到你电话的。

原来香菜不是那么好挑,它还容易黏在筷子上,粘着,褪不下去。

 

 

评论 ( 3 )
热度 ( 75 )

© z_z思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