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须学会写作文
也青/安雷/脆皮组

【也青】睡个懒觉

1.吃个馄饨

2. 睡个懒觉

 

诸葛青从来不睡懒觉。身为武侯传人,必须践行勤之圭臬,以求励精,万不可淫慢,懈了功夫。或许是雨天适宜躲在被窝睡大觉,或许是空调吹的房间哄哄热有些缺氧,也或许是新换的枕头太过舒适……他想这么为自己的颓废开脱,可外边太阳高扬,根本没雨;屋里空调沉默着,窗子开着,空气通透;枕头倒是新换的,却难受的要紧,根本无利于睡眠——

好吧,他腹诽,那就是阳光太好,被子里有太阳的味道,不能浪费,所以要多吸一会。

反正,绝不是因为在某人面前撩妹国手的皮撑不住了,心生动摇,于是狼狈逃走导致的心虚。

大学时候跟同舍生论及偷懒,都说懒觉是人类文化遗产之一绝,特别是半梦半醒之际陷在床榻里的柔软,能让肌肉骨骼每一个细胞都得以放松到极致。再随意伸个腰,还可清晰体会将刁难神经的困倦从额头清到脚尖的自在。在窝里龟缩,任外界奔忙,好生自由潇洒,却也好生颓废怠惰。要睡得踏实,真是难得紧。懒觉毕竟是在偷懒,人的常态终究要归于“不得不”的奔走,一时的颓废,除却给人心理上罪恶感,还要透支将来的体力、精力。于是恶性循环,接着期盼自己能攒足睡懒觉的勇气。

看他们陷入臆想和陶醉,诸葛青非常体贴地忍住了口,没炫耀自己完美的生物节律让他从未迟到。

现在,这个没尝过“懒觉滋味”的人陷在被窝里,头昏脑胀,舌干喉燥,肝肺苦楚,心绪同睡前一样乱如草麻,一点儿没品出美妙来。他挣扎着坐起,捞起手机,摁一下锁屏——没反应。再一瞧接口,得,充电线连着了,插头落地上了。无语。诸葛青抬眼看表,已是当当日中。把插头插好,踩上拖鞋——特意注意了一下左右,在亲弟弟的呼唤中赶去餐厅吃饭。

家训要求食不言,寝不语。父母充满探究意味的眼神被迫压抑,弟弟担心得要哭叽叽还得憋住的样也特好玩。他头一次这么感激老祖宗定下的规矩——至少吃饭时候,不用因八卦和追问而闹心。任眉间郁闷明面摆着,剩下三人也只能单方面想象。等他先他们一步扒完了碗里物什,便拽起外衣,凌波微步,扔下三个不得不哑口的亲人,出门撒欢去也。

再补眠,可真就愧对列祖列宗了。

 

诸葛白被父母截住。他们问他你哥哥是不是给你找了个嫂子,昨晚上回来招呼都不打就睡,怎么这么像失恋,白说没有,碰见个厉害的对头,牛鼻子,特烦人,我哥找他切磋还不搭理我哥,我哥忙时他又ky的不行老往跟前凑。父母又问你哥在忙什么,白说给我找嫂子,这不没找着么。

“……”

 

这时诸葛青屋里的手机响了,噼里啪啦骚气的不行。当父亲的扶额,发话:“这毛头傻小子不在状态,电话都能忘带。白,去看看是谁,认识的话你就给他接了。”

白应下,心想等他哥回来得他提醒喝瓶柠檬味的脉动。虽然那是他最喜欢的味道,但为了哥哥,这点牺牲无足挂齿!

一看屏幕,果然是熟人。他划开接听纹,张口就说:“我哥不在。”

客厅传来训斥声:“怎么说话呢!”

他连忙改口,换上特别礼貌而虚伪的语气:“不好意思啊,刚才失礼了。我是诸葛青的弟弟,哥哥刚刚出门忘带手机了,您有事情可以告诉我,我帮您转达。”然后小声地凶神恶煞的威胁:“有我在你别想欺负他,牛鼻子!”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21 )

© z_z思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