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须学会写作文
也青/安雷/脆皮组

【也青】吃个馄饨

1.吃个馄饨

 

王也啪的一声掰开了筷子,戳一戳大骨头汤里悠悠漂浮着的香菜,思考几秒,还是没把它们挑出来,面不改色地将之撩起,塞到嘴里,吞下肚去。等到碍眼的绿色被清干净,才满意地端起碗来抿一口热汤,总算是驱干净了冬日的寒气。馄饨馅肉里嵌着香菇,香得浸出汁儿,连带着汤也香,喝进肚里,打的嗝也是香的。

喝馄饨很容易上头——油香把大脑浸透,如同“色令智昏”,晕晕乎乎,教人没法理性思考,全凭兴致、本能和感情用事。王也一时纠结,醉在馄饨汤里妙,还是栽在东来顺涮锅里爽。

那都无关紧要。这点小事,可以在大脑里回环许久懒得驱除,也可以如灵感突现又自行灭去。食欲不同情欲,食饱即罢,不须日思夜想,也无需魂牵梦绕——至少,撑几个小时还是必要的。

情欲就不一样了。它纠缠思路,叨扰心境,教人时时不得安宁。想要浅尝辄止,却是愈发不可收拾,愈演愈烈,也难以割舍。解决的办法特别简单,跑到心魔那里安安稳稳得待上几秒,就能开心到疯掉。只是再度远离,那滋味,却是又让人更加不堪起来。

王也去找店家讨了个瓷勺,勺敲击碗沿的声音非常美妙。他两腿岔开,成一箕踞状,单手撑住身,另一手持勺,勺抱大肉馄饨,碗上废弃着刚才的那双筷子,好生落魄。四方方的短脚桌三面无人,连马扎都摆不全,真是狼狈。照之前,王也哪儿会生发这么多感慨?他从没觉出自个儿吃小摊有多寂寞,怪他偏去主动招惹那人,不料赔进去了自己。那人招摇飘荡自由自在,自己的处事之法又笨拙干涩,留不住他,徒留自己囿于心魔,茶思饭想,成了不得安宁的哪个。

怎么吃个馄饨都这么烦。

他抽一张纸巾,摸一把额头涌出的汗,吹吹汤,接着吃下去。

他想,择个时间,打个电话,总得把人劝回来。

日子还是得接着过不是吗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13 )

© z_z思源 | Powered by LOFTER